1. <i id="17w7b"><div id="17w7b"></div></i>
          1. <small id="17w7b"><tr id="17w7b"><cite id="17w7b"></cite></tr></small>
            <dd id="17w7b"><del id="17w7b"><listing id="17w7b"></listing></del></dd>

            專稿 | 從一張八爪魚圖,看土耳其“突厥一體化”燥動

            發布時間: 2021-09-26 13:55:07
            來源:本站原創
            分享到:

            埃爾多安是土耳其少有的強有力的總統。近年來,他所領導的土耳其在國際舞臺上異?;钴S。2020年,站在突厥國家阿塞拜疆一邊,既為其搖旗納喊,還積極加入納卡爭戰。

            2021年春,吉爾吉斯斯坦與塔吉克斯坦發生邊境沖突,沖突并不特別嚴重,可土耳其立馬站隊支持所謂突厥國家吉爾吉斯斯坦。

            更怪異的是,當美軍決意撤出阿富汗時,作為北約派駐阿富汗的土耳其軍,先是放風要堅守喀布爾,好像要與塔利班血戰到底;可轉眼間,塔利班兵不血刃進入喀布爾后,還是那個土耳其,選擇與塔利班合作接管喀布爾機場,并準備首先承認塔利班。

            看似一條“變色龍”,實際上,不變的是泛突厥色彩的“突厥一體化”野心。

            土耳其所謂“突厥一體化”(Turkicintegration),就是要以已為核心,整合所謂的突厥世界。即將世上所謂的突厥國家、突厥語民族整合為一體。其口號是,21世紀應該成為突厥世界的世紀。

            一,埃爾多安:抑制不住的“大圖蘭夢”

            泛突厥主義思潮在土耳其根深蒂固,百多年來,連綿不斷。土耳其的泛突厥主義鼻祖孜牙·喬格勒普(Ziya G?kalp),早100年前就設計了泛突的三個圈:土耳其主義-烏古孜主義-圖蘭主義。土耳其主義是其內核,即最后把守的安納托尼亞;稍有得意便將其野心擴展至阿塞拜疆及其以東的“烏古孜”;當膨脹至極時,便是由土耳其到太平洋的“大圖蘭”。

            按照孜牙·喬格勒普的說法,“圖蘭是所有突厥人的偉大祖國”?!皥D蘭”(Turan/Туран)本指與伊蘭(Iran/Иран)相對的里海以東,阿姆河以北的低地,即地理學上的圖蘭盆地。圖蘭主義則起源于的芬蘭民族主義芬諾曼運動,旨在鼓吹縱橫于歐亞大陸的大圖蘭。當泛突厥主義興起,大圖蘭的地盤成為“突厥人”Turan/Iran的家園。據土耳其泛突厥語源說,“Turan”一詞的意思是“所有突厥人”的家園,圖蘭是與突厥世界同有的唯一的統一體,每個土耳其民族主義者都夢想建立這個統一體。

            但圖蘭何在?就是橫跨歐亞,縱橫幾萬里超級泛突厥,在自稱“突厥人”的某些狂熱分子的心目里,它越過中亞、中國的新疆、俄羅斯的西伯利亞,直抵太平洋,怎么大怎么痛快!

            1992年,趁蘇聯解體之機,土耳其拉上一些前蘇聯的共和國興沖沖地發起“突厥語國家元首”論壇。時任土耳其總統的厄扎爾說:“突厥世界將成為從巴爾干半島到中國墻的歐亞空間的主導因素”。

            總理達武特奧盧著書稱,想起曾經的土耳其是一個強大的力量,其政治思想潮流——“新奧斯曼主義”(“YeniOsmanlicilik”)的出現的四大原則:血統、奧斯曼思想、土地和語言。血統和語言首先是對突厥人的關注和取向。

            土地和奧斯曼思想將國家外交政策的載體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重點是奧斯曼帝國和鄰國的前領土。

            埃爾多安自2003年以來兩連任總理、兩連任總統,其國內政績是土耳其人均收入翻了三倍;國際外交上四面出擊(與俄交戰敘利亞,出兵伊拉克,參與利比亞戰爭,直接介入阿塞拜疆-亞美尼亞納卡爭端,甚至試圖填補美軍逃離的阿富汗真空)。

            據國際觀察家指出,今天的土耳其關于大圖蘭的神話和現實是:“科學家”稱,圖蘭絕不是神話,其原型可以在歷史中找到;“歷史學家”將成吉思汗帝國和奧斯曼帝國稱為史上最大的突厥國家,其領土抵上 40 個現代國家;“政治家”強調,講突厥語的人必須聯合成一個國家;“圣人”預言,總有一天,一個新的圖蘭將出現在地球上,這將是世界上無與倫比的力量。

            埃爾多安的正發黨積極分子公開稱,自己是“奧斯曼帝國的繼承人”(Osmanli torunu)。而外界有說:埃爾多安提倡泛突厥主義思想,這一思想在今天的土耳其軍隊和外交官圈子中非常流行;埃爾多安在復活新奧斯曼主義,患了新奧斯曼綜合癥;也有說他實現泛突厥主義的新奧斯曼計劃的名字叫做“大土耳其”。

            還有的學者說得更直白:埃爾多安不是在建設“新奧斯曼帝國”,而是以“新奧斯曼帝國”的模式建設的“大圖蘭”。

            二,走在泛突厥的老路上

            其實,泛突厥主義、新奧斯曼主義,還是大圖蘭主義,都是一個意思,即土耳其正沿著泛突厥主義老路在行進,具體步驟方式如下。

            其一,“х國一族”

            蘇聯解體之際,土耳其總統厄扎爾出訪問阿塞拜疆,他聲稱,已經看到土耳其和阿塞拜疆兩兄弟必須盡快團結起來。我們兩國是同一個民族,即所謂的“兩國一族”(?ki devletBirmillet)論,意味著兩個國家共一個“國族”,表明土耳其泛突的燥動延伸到古烏古孜的阿塞拜疆。

            2020年,土耳其高調介入阿塞拜疆-亞美尼亞“納卡爭端”中,高唱的就是土阿“兩國一族”。其實,在“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上,土耳其不止一次地喊出“五國一族”(be? devletBirmillet)或“六國一族”(Alt? devletBirmillet),所謂的五國為:土耳其、阿塞拜疆,再加上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六國則在上述五國再加上土庫曼斯坦。這就是“х國一族”模式,х可以為二、五、六,隨著“大圖拉”膨脹,以后還可以更多。有一幅漫畫將埃爾多安被描繪成一巨型章魚。

            其二,圖蘭走廊

            “大圖蘭”好像很美妙,但它在亞美尼亞的贊加祖爾(ZENGEZUR)地區被截斷。

            贊加祖爾長不過100公里,寬20公里,但由高加索直插伊朗邊境,阻隔了土耳其與巴庫的聯系。按照阿塞拜疆方面的研究,蘇聯時期高加索諸共和國劃界時,“布爾什維克”政府用斯大林的語言將贊加祖爾劃給了亞美尼亞,目的是在阿塞拜疆與土耳其之間建立一個亞美尼亞隔離地帶,結果是縮小了歐亞地區“突厥人共同空間”。

            失去贊加祖爾,于阿塞拜疆而言,是塊不大不小的領土,于泛突厥分子而言,則是“突厥空間”卻有被打斷了“脊梁骨”之感。

            2020年,得到土耳其全力支持的阿塞拜疆在納卡戰事大獲全勝。勝利者索求巨額戰爭賠款,亞美尼亞顯然沒有支付的能力。阿塞拜疆方面就有要亞美尼亞以贊加祖爾作為補償的意愿,由此,就可以打通土耳其至巴庫的“圖蘭走廊”(Туранский коридор):

            土耳其的厄德爾(Igdir)-沙魯爾(Sarur)-納希切萬(Naxcivan)-梅格里(Megri)-贊格蘭(Zanglan)-巴庫.

            如下圖紅線所示:

            乍看這條“運輸走廊”是個純經濟問題,其實不然?,F在正在推行的“一帶一路”及歐盟操作了20多年的歐洲-高加索-中亞運輸計劃,都是由中亞穿里海經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抵土耳其。

            納扎爾巴耶夫在最近的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上也提到了圖蘭走廊。但說的是歐亞之間最短的貿易路線跨里海運輸走廊,這條運輸路線還是要大段地通過亞美尼亞和格魯吉亞,是不合“大圖蘭”的意愿的。

            其實,土耳其、阿塞拜疆鼓噪的“圖蘭運輸走廊”,旨在奪取贊加祖爾以續接斷了“脊梁骨”的“大圖蘭”。這一設想看似美妙,但以索取賠款要脅割地,有違國際公法和聯合國憲章,想做也難。

            總之,如國際觀察家所言:“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不時將通過亞美尼亞梅格里的道路稱為圖蘭走廊’。當然,考慮到亞美尼亞、俄羅斯和伊朗問題的敏感性,巴庫和安卡拉官方還是避免使用這個詞,但這不改變事情的本質。符合埃爾多安政策的意識形態基礎——新奧斯曼主義、泛突厥主義、泛伊斯蘭主義”。

            其三,圖蘭軍

            2020年10月29日,土耳其軍事專家聲稱,在即將召開的“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上宣布成立突厥人的軍隊—“圖蘭軍”(Армии Турана),舉世嘩然。

            結果證明,此舉是虛張聲勢,或者準確地說是土耳其拋出的“試探氣球”。

            然而,質問,特別是來自俄羅斯的質問嚴厲:所謂的“圖蘭軍”將對誰而戰?武裝3億突厥人,誰會受到假想的“圖蘭軍隊”的威脅?

            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在評論所謂的“圖蘭軍”就不客氣:“好吧,好吧,你們正在夢想著這個,你們正試圖朝著這個方向邁出一些步伐。但問題是,你們為了什么和反對什么?”

            這位防長不僅點了土耳其,還點了哈薩克斯坦。

            哈薩克斯坦國防部立即嚴正聲明,哈薩克斯坦從不考慮參與有土耳其組建的“圖蘭軍”。哈薩克斯坦政治學家認為,“圖蘭軍”只是一些記者的幻想,“實際上沒有任何計劃。

            中亞五國之間都無法相互融合,與土耳其一起這樣做更加困難。哈薩克斯坦對外交政策多元化感興趣,但同時不參與突厥國家共同軍隊的建立?!?

            無論如何,“圖蘭軍”一事還未成形就惹眾怒,這或許是土耳其放了試探氣球縮了回去的原因。

            還有更尖銳的來自俄羅斯的評論:“泛突厥主義無疑是土耳其近年來向中亞各國傳播的主要地緣政治項目。這種意識形態的前提是采取一致的步驟,將所有居住在從地中海到阿爾泰地區的突厥語民族聚居的領土整合為一個共同的突厥國家‘大圖蘭’”。

            評論說,“‘圖蘭軍’將具有共同經濟利益的國家聯合起來,特別是在石油和天然氣部門(土耳其、哈薩克斯坦、阿塞拜疆)擁有利益的里海過境和中亞過境國家。有一個共同的利益——在亞洲遏制中國。當然,沒有人敢和北京吵架。但是遏制和吵架是兩碼事?!?

            此話意在提醒中國的關注,雖有點言過其實,但還是值得我們關注“圖蘭軍”的動態。因為,那里有人很自信地宣稱:大圖蘭軍——明天的現實。

            土耳其“突厥一體化”在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都沒有什么積極反響,走的最近的還是阿塞拜疆。阿塞拜疆的政治學學者認為,阿塞拜疆的納希切萬具有重大政治和戰略意義,那里與土耳其有11公里的邊境相聯,突厥國家聯盟或祖國的開始地方就在那里。請注意,就這11公里,或許就是土耳其與阿塞拜疆憑此推動“突厥一體化”的開端。

            其四,用“伊斯坦布爾土耳其語”統一突厥語

            泛突厥主義本就是一種語言民族主義,100多年前,它的開山之祖伽普林斯基就提出“語言、行動、思想”的“三統一”口號,試圖用一種介乎于土耳其人和韃靼人的語言作為標準的突厥語,但并未成功,突厥語的統一是泛突厥主義孜孜以求始終未實現的目標。

            今天,就有土耳其的學者認真提出,為實施“突厥一體化”就是要以土耳其突厥人所說的烏古茲方言,即現代術語中的“伊斯坦布爾土耳其語”(?stanbulTürk?esi)為“共同語言”。

            它被認為不僅語言豐富、優雅,能夠在我們生活的科學、政治、社會、文化、宗教各個領域,個人和社會層面上充分表達的語言,而且在世界上和突厥部落(人民)使用最廣泛、通用和實用的語言。

            然而,他聲稱2.5億突厥人中有一半人講“伊斯坦布爾土耳其語”,就十分可疑,如此無節制地抬高土耳其突厥語,試圖以此來統一所謂“突厥世界”的語言,同他們鼓吹的“大圖蘭”一樣,只能是土耳其泛突分子的一相情愿。

            三,更名升格:突厥國家組織,還是突厥聯盟

            埃爾多安在泛突厥的路上除了有阿塞拜疆總統阿利耶夫這個小兄弟外,還有哈薩克斯坦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那個老兄。

            納扎爾巴耶夫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對中哈關系發展有重大貢獻,這是毫無疑問的。但他愈來愈濃郁的“泛突厥情懷”,還是不能視而不見。

            1992年哈薩克斯坦獨立之初,納扎爾巴耶夫就小心翼翼地表示過“突厥斯坦國家聯盟”(Союз туркестанских государств)的構想,被認為是泛突厥主義想法,引起軒然大波而縮了回去。

            后來,納扎爾巴耶夫解釋說:“那樣行不通。多年來,我們生活在一起,如果我們結成這樣的聯盟,沖突和誤解是不可避免的”。但這并不意味他“泛突厥情懷”的放棄。

            1999年,納扎爾巴耶夫出版專著《在歷史的長河中》,特別強調“哈薩克草原是偉大突厥國家的一部分”。2017年,納扎爾巴耶夫在一商業論壇上的講道:“正如凱末爾所說,是時候了,所有突厥人團結起來了!阿爾泰和地中海之間生活著2億多兄弟。如果我們團結起來,那么我們將成為世界上非常有效的力量!”要告訴所有國家的突厥人應該團結起來,所有突厥人的故鄉都在哈薩克斯坦,目前為止,突厥人稱呼最好的騎兵為“哈薩克人”。

            2018年11月,納扎爾巴耶夫總統在其卸任前夕發布署名長文《偉大草原的七大發明》說:哈薩克斯坦是“突厥世界的搖籃”。由于在“突厥”事業上的巨大“貢獻”,納扎爾巴耶夫當選“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榮譽主席,被埃爾多安授予突厥世界最高勛章,并享受“公認的世界級領袖”,“突厥一體化總設計師”(Архитектор тюркской интеграции)之“美譽”。

            哈薩克斯坦外交部強調突厥一體化是哈薩克斯坦外交政策的主要推動力之一。

            2021年3月31日,哈薩克斯坦現任總統托卡耶夫在“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線上峰會致辭說:我們的目標是使突厥世界成為21世紀最重要的經濟和文化地區之一。

            2019年10月,納扎爾巴耶夫在第七屆“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上,建議放棄“突厥語國家”(тюркоязычные страны)而改用“突厥國家”(тюркские страны)。原先總是披著“操突厥語”外衣,現在看來,他們不再需要這件遮羞布,堂而皇之地打起了“突厥國家”招牌。

            2021年4月1日,“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線上峰會通過的《圖爾克斯坦宣言》,確定更名升格為國家組織,預定于2021年10月12日舉行的第八屆屆峰會將正式批準掛牌。但究竟更的什么名稱,《圖爾克斯坦宣言》未明說。

            按照納扎爾巴耶夫2019年的說法是“突厥國家組織”(Организациятюркских государств),而有報導說是““突厥國家聯盟”(Союз туркских государств),或突厥聯盟”(Тюркский союз),甚至“圖蘭聯盟”。

            此議一經公布,便引起諸方嚴重關切。

            哈薩克斯坦社會主義抵抗運動領袖阿依努爾·庫爾瑪洛夫著文《土耳其-哈薩克斯坦的反俄羅斯的突厥聯盟已成為現實》說:“所有這些路線的規劃和建設,都是在美國和英國的參與下進行的,目的是削弱和壓制俄羅斯和中國脫離中亞,而他們很高興地希望躲在西方的保護傘下,最后以``突厥世界''復興的口號離開莫斯科”。

            俄羅斯學者季尼斯·尤爾加諾夫著文《突厥委員會:土耳其收獲了“大圖蘭”》;另一俄羅斯學者根納季·恰羅杰耶夫說得更直接:“埃爾多安對與俄羅斯和中國的想法竟得意忘形。

            他宣布土耳其是所有突厥人的國家,顯然,這將導致未來對俄羅斯聯邦提出領土要求,其突厥模式意在替代集安組織和歐亞經濟聯盟?!?。

            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對此的正式表態是:“圍繞大圖蘭的陰謀是沒有根據的”,“如果從歷史意義上講,“大圖蘭是一個超國家實體,我不認為土耳其正在追求這一目標。我看不到,實際上原是蘇聯一部分并成為獨立國家的國家,如何以某種形式支持這一想法?!痹诖?,體現了其內涵豐富的外交詞令:否定,但不失紳士風度。

            “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即將更名升格,有三種可能:

            一.“突厥國家組織”,類似上海合作組織那樣的國際組織;

            二.“突厥國家聯盟”,類似目前俄羅斯主導的歐亞聯盟,是一種比較嚴格的國際政治經濟組織;

            三.“突厥聯盟”,儼然歐盟那樣超國家的邦聯組織。

            認真分析,我認為,第一種可能較大;第二種也一定可能;第三種目前不大現實,但隨著“突厥一體化”進程,十年二十年后有可能成現實。

            至于一些土耳其人很喜歡的“圖蘭聯盟”,泛突情緒過激,很難為局內外人士接受,國際觀察家就2021年“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線上峰會評論認為:大圖蘭至今還在夢中。

            目前,哈薩克斯坦方面與土耳其走得還愉快,但理念不大同。哈薩克斯坦政治學家阿申巴耶夫就明白地說:“安卡拉正在推動的突厥一體化與突厥國家的所有首都如何理解,有點不同。在安卡拉的理解中,突厥整合首先是在安卡拉的主持下統一。反過來,中亞共和國主要對經濟和文化合作感興趣。土耳其正在走向伊斯蘭化,并試圖成為一個地緣政治區域超級大國。但是除了土耳其本身之外,任何人都不支持這個考量。我們對埃爾多安的軍事政治野心不滿意。哈薩克斯坦和土耳其可能有文化和經濟合作,但可不能與安卡拉進行深入的軍事政治合作”。

            哈薩克斯坦另一位政治學家認為:“高加索實際上是在土耳其一側,中亞就離它很遠了。中亞的近鄰是擁有龐大武裝力量的俄羅斯和中國。當一個國家先于他國承擔其在安全領域的義務時,它就劃分了他國的風險和威脅。安卡拉聲稱要做地區大國,但迄今還沒有做好扮演這樣的角色的準備?!?

            實際上,哈薩克斯坦也是要以自已為中心,但主要是在精神文化上的。它提出并在今年4月“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通過《圖爾克斯坦宣言》確認,哈薩克斯坦腹地小城圖爾克斯坦是突厥世界的圣地、精神首都,借此拔高自已在所謂突厥世界的地位。

            哈薩克斯坦學者認真論證:承認圖爾克斯坦是整個突厥世界的精神首都,是承認哈薩克斯坦在促進“突厥一體化”方面豐功偉績。所有為些大體上還是著眼于這個“遲到的”(獲獨立僅30年)民族國家的文化建設,而不是土耳其那樣有以自已為中心統一所謂突厥世界的野心。

            結論

            當下,“突厥國家組織”或“突厥聯盟”,呼之欲出。世人皆拭目以待的是:它將繼續走向何方?而藏身土耳其的“東突”分裂勢力將如何撲向這個“泛突厥”“聯盟”。

            相關標簽:

            友情鏈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駐吉經參    中駐哈經參    中駐烏經參    中駐土經參    中駐塔經參    中駐阿經參    中駐格經參    中駐亞經參    哈大使館    吉大使館    烏大使館    土大使館    中亞科技服務站
            天津在線    天山網    亞心網    亞歐網    每日甘肅網    霍爾果斯政務網    霍爾果斯新聞網    伊犁新聞網    伊犁綠河谷    塔城新聞網    伊寧市政府網    烏蘇市人民政府網    塔城地區政府網    吐魯番絲綢之路在線    阿勒泰新聞網    烏魯木齊在線    紅山網    今日新疆網    黑龍江新聞網    東北新聞網    沈陽網    青海新聞網    寧夏新聞網    陜西西部網    內蒙古新聞網    銀川新聞網    中國西藏網    新疆網    亞歐外貿中小企業服務平臺    中國喀什網


            版權所有:絲路新觀察網  電話咨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國內地址:新疆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天山區金銀大道200號新聞大廈7樓
            國外地址: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市伊桑諾娃大街172號
            顶级少妇92视频福利福利
              1. <i id="17w7b"><div id="17w7b"></div></i>
                  1. <small id="17w7b"><tr id="17w7b"><cite id="17w7b"></cite></tr></small>
                    <dd id="17w7b"><del id="17w7b"><listing id="17w7b"></listing></del></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