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17w7b"><div id="17w7b"></div></i>
          1. <small id="17w7b"><tr id="17w7b"><cite id="17w7b"></cite></tr></small>
            <dd id="17w7b"><del id="17w7b"><listing id="17w7b"></listing></del></dd>

            專稿 | 塔利班能否兌現禁毒承諾?將影響全球毒品市場格局!

            發布時間: 2021-09-26 14:08:12
            來源:本站原創
            分享到:

            阿富汗是當今世界最大的鴉片類和大麻類毒品生產地,全世界90%以上的鴉片類毒品產自該國。毒品經濟根植于阿富汗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結構當中,成為了該國難以擺脫的“詛咒”,也是國際社會所面臨的重大問題。

            近期阿富汗局勢發生重大變化,塔利班一路“高歌猛進”進占喀布爾,美國及北約盟國匆匆撤離阿富汗,加尼總統在沒有做政治安排的情況下逃出境外,阿富汗進入事實上的無政府狀態,國家政治發展前途面臨轉折,各政治派別之間紛紛“合縱連橫”、“暗流涌動”,是否能夠建立具有包容性的政府,是否能夠實現真正的國內和平與和解成為擺在阿富汗人民面前的重大問題。

            阿富汗局勢面臨重大變化之際,塔利班對毒品問題的態度成為關注焦點之一。

            8月17日,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稱,阿富汗將停止生產毒品,宣稱“阿富汗將不會生產任何毒品,自此,誰也不能參與毒品走私,從現在開始,阿富汗將成為一個沒有毒品的國家”,并呼吁國際社會給予阿富汗援助,幫助阿富汗民眾進行替代種植。

            應當說,穆賈希德的表態是為阿富汗毒品問題的未來態勢帶來了些許希望。但是,阿富汗的毒情是否能夠被塔利班所控制,真的能兌現阿富汗成為“無毒國”的宣言呢?

            一、阿富汗毒品現狀

            根據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及阿富汗禁毒部于2021年4月公布的最新數據,2020年阿富汗罌粟種植面積為22.4萬公頃,與2019年相比增加了37%,除東部地區之外,阿富汗南部、西部、中部和北部地區的罌粟種植面積都有所增加,其中南部地區增幅最大。無罌粟種植省份數量從13個降至12個,卡皮薩省重新出現大量罌粟種植。

            在鴉片產量方面,盡管由于2019年受到旱災等自然災害的影響導致鴉片產量下降,但仍然常年維持較高水平,阿富汗國內實際上儲藏了大量尚未流入市場的鴉片,導致阿富汗鴉片的總儲藏量達到較高數值。

            在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對阿富汗毒品產量所做的評估中,特別指出并未將阿富汗的鴉片產量全部轉換為海洛因產量,因為存在大量的鴉片存貨。同時由于鴉片總儲藏量高,使阿富汗鴉片價格下跌。

            連年戰亂使阿富汗形成了規模龐大的毒品經濟,“毒品經濟”已經成為了阿富汗社會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截至2020年,相當于阿富汗GDP中的20-30%的經濟產值來自毒品生產與販運,約75%的阿富汗成年勞動力從事毒品制販相關產業。從政府官員到地方軍閥,再到各類武裝組織成員和專業藥片商人等都從事毒品生產與販運。

            更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鴉片和大麻類毒品的生產和販運問題外,近年該國毒品形勢面臨的新變化便是合成毒品的生產、販運和濫用在阿富汗也開始凸顯。

            根據阿富汗禁毒部公布的信息,在撤軍之前該國境內已經發現有合成毒品生產案例,主要集中于赫拉特地區及阿富汗-中亞邊境地區。同時有包括麻黃堿在內的用于制造合成毒品的前體物資流入該國。

            在鴉片類和大麻類毒品制販依然十分嚴重的情況下,合成毒品的生產和販運問題與之交織,使阿富汗毒情更為復雜,帶來阿富汗毒品生產和販運結構的重要改變。

            二、塔利班與阿富汗毒品貿易

            關于塔利班與毒品貿易之間的關系,各國官員和專家有各種不同的觀點。因為一方面,各種估算方法不一致,得出的結論就會不同;另一方面,估算者的立場不一致,得出的結論也會不一樣。

            2001年10月,時任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在英國議會上就曾將塔利班、基地組織和毒品三者聯系起來,以此為其出兵阿富汗的政策做辯護,當時布萊爾的判斷是基于英國情報部門獲取的情報。

            與此同時,美國國內則對于塔利班同毒品之間的聯系存在爭論,有觀點對美國國防部“忽視”或者“淡化”塔利班同毒品貿易之間的關系提出批評,認為國防部在重蹈阿富汗抗蘇戰爭時期的覆轍,從維護本部門利益角度出發而忽視毒品問題。

            隨著阿富汗戰事的進展,到2006年左右,美國學界和政策研究界對塔利班同毒品之間的聯系情況的觀點更為明確。當時的主流觀點是,認為塔利班通過毒品制販活動獲得大量資金,認為在1996-2000年期間鴉片和海洛因是塔利班政權“唯一的外匯來源”。這一觀點也基本主導了2004-2008年阿富汗禁毒政策的制定,將毒品同反恐明確聯系起來,并把禁毒置于反恐戰略的從屬地位。

            奧巴馬上臺后,美國政府對阿富汗毒品問題的政策隨之發生了轉變。2010年左右,美國政府內部的基本觀點是認為毒品不是在阿富汗任務的重點,塔利班的收入來源是“多渠道的”,毒品只是其中之一。在奧巴馬時期,中央情報局的主流觀點認為,塔利班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征稅和來自海灣國家的捐款。

            但是到了2017年,關于塔利班等武裝組織同毒品貿易之間有密切關系的說法再度浮出水面。

            當時,美國駐阿富汗司令尼克爾森聲稱,來自鴉片制販的收入占到塔利班總收入的60%,他的觀點也得到了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的基本支持,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估計,塔利班通過從鴉片農場收購中征稅獲利約4700萬美元,而從整個毒品貿易中征稅獲利約1.64億美元。

            總體而言,美國政策研究界和學界對于塔利班從毒品貿易中獲利的規模的估計變化較大,很有可能是與美國對阿富汗的整體政策想配套的。但是從中可以看出,塔利班從毒品制販中,通過征稅等方式獲利是確定的。

            三、塔利班能否真正禁毒?

            塔利班此次進入喀布爾之前,承諾將實現阿富汗“禁絕毒品”。而進入喀布爾之后,塔利班也承諾了將使阿富汗變成一個“無毒國”。國際社會在這一問題上都會回想起塔利班上一次執政時,確實曾經在阿富汗一度實現過鴉片產量降低到零的“政績”。塔利班這次能否兌現承諾?能否真正實現禁毒?這成為了影響全球毒品市場格局的重要問題。

            阿富汗毒品問題難以解決的根源,不在于政權的禁毒決心有多大,而是從1979年開始的連年戰亂使阿富汗的正常經濟體系幾乎被摧毀殆盡。以毒品犯罪為代表的非法經濟體系是很大部分比例人口賴以生存的工具,犯罪組織同部族勢力、前政府官員、軍閥武裝等等相互交織,根植在阿富汗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結構當中。

            長期以來,罌粟已經成為了許多阿富汗農民的重要收入來源,他們或者種植罌粟,或者生產鴉片,或者參與非法毒品貿易,成為最基層的環節。

            到2018年,盡管罌粟種植面積和鴉片產量都有所下降,但仍有相當一部分農民參與罌粟種植。但是在阿富汗全境來看,罌粟種植情況存在巨大差異。

            2018年,中部地區僅有2%左右的村莊種植罌粟,東部地區這一比例則升高至一半以上,南部地區則高達93%。在最具有代表性的赫爾曼德省,幾乎沒有村莊不種植罌粟。對于阿富汗農民而言,他們將罌粟看作是自己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但并不是單純依靠罌粟。

            在多年的生產實踐中,阿富汗農民認為,罌粟是一種經濟作物,適合種植罌粟的時候就種植,收獲季節過去后他們也會選擇種植其他作物。

            從對阿富汗農村家庭收入來源進行調研的情況來看,罌粟及其相關產品的銷售收入是阿富汗罌粟種植農的主要來源,可以占到其年收入的22%。

            在阿富汗農民中,很難區分固定的罌粟種植農和不種植罌粟的農民,他們會根據每年的氣候、市場、安全等多個因素的變化來調整自己的種植策略,選擇是否種植罌粟,收入僅是他們選擇種植罌粟的原因之一,還有其他因素共同作用于阿富汗農民的選擇。

            根據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在2018年做的最新調研,由罌粟種植和鴉片生產組成的鴉片經濟是阿富汗農村經濟和農民收入的重要支柱。同其它農作物相比,罌粟種植獲利相對豐厚,獲得的收入遠遠高于其他合法農作物種植、外出務工等收入,并且有完整的耕作技術和市場銷售網絡,貧困的農民很難拒絕種植罌粟。并且毒品商人、軍閥等勢力通過貸款或者是借貸罌粟種子給農民的方式,不斷強化對農民的控制,使占人口大多數的農民難以擺脫鴉片經濟。這種現象不僅加劇了阿富汗的貧困,同時也成為了阿富汗難以恢復正常社會治理的一個根本原因。

            對阿富汗毒品生產形勢造成更大影響的還有各類武裝組織和腐敗官員。并且,阿富汗農民已經習慣于將罌粟種植和鴉片生產當做抵抗不可測的安全風險的主要手段。

            美國國務院認為,非法武裝組織同非法毒品販運之間存在共生關系,毒品販運者為武裝分子提供武器、資金和物資支持以換取保護,而一些非法武裝分子則向毒品販運征稅,以資助他們的活動。

            然而,毒品制販并不僅僅限于非法武裝控制區,腐敗是主要驅動力,對阿富汗整體的治理體系和法治造成了破壞。

            2017-2018年,阿富汗安全形勢持續惡化,暴恐襲擊發生頻次顯著上升。同2016年相比,由于自殺性爆炸等暴恐襲擊導致的平民傷亡人數出現上升趨勢。同時,美國和北約軍隊撤出以及國際社會援助額度降低等因素導致阿富汗經濟形勢惡化,使阿富汗農村地區生產條件持續惡化,城市地區就業崗位大幅度降低,貧困人口進一步增加。

            現今,阿富汗已形成了毒品制販為驅動的非法經濟鏈條,滲透入城鄉各個層面,特別是在農村地區,罌粟種植與鴉片制販成為部分地區農民的主要收入來源,“毒品經濟”已經成為了阿富汗社會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截至2020年,相當于阿富汗GDP中的20-30%的經濟產值來自于毒品生產與販運,約75%的阿富汗成年勞動力從事毒品制販相關產業。

            從政府官員到地方軍閥,再到各類武裝組織成員和專業鴉片商人等都從事毒品生產與販運。因此,塔利班無法完全掌控阿富汗的毒品經濟鏈條。

            阿富汗的毒品制販,主要是由各類毒品走私組織控制,這類組織具有一定武裝實力,同當地軍閥等勢力之間有利益交換,并存在部分軍閥或者部族勢力頭目控制某地毒品制販的現象。

            販毒組織與地方武裝勢力相交織,使塔利班雖然做出了禁毒承諾,但難以從根本上改變阿富汗的毒品形勢。

            阿富汗毒品問題要得到解決,不是依靠某一項政令就能起效的,而是首先需要實現阿富汗國內局勢的和平與和解,為國家發展建設營造穩定的環境。需要國際社會共同努力,協力為阿富汗打擊毒品犯罪、發展國民經濟提供援助和外部環境的保障。

            缺乏了這樣的前體條件,就算塔利班頒布的新禁毒令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得到實施,但很難真正堅持與貫徹。

            因此,阿富汗毒品形勢將向何處去?這個問題既取決于阿富汗包括塔利班在內的政治勢力和阿富汗人民的選擇,也取決于國際社會在阿富汗問題上的合作將向何處去。

            相關標簽:

            友情鏈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駐吉經參    中駐哈經參    中駐烏經參    中駐土經參    中駐塔經參    中駐阿經參    中駐格經參    中駐亞經參    哈大使館    吉大使館    烏大使館    土大使館    中亞科技服務站
            天津在線    天山網    亞心網    亞歐網    每日甘肅網    霍爾果斯政務網    霍爾果斯新聞網    伊犁新聞網    伊犁綠河谷    塔城新聞網    伊寧市政府網    烏蘇市人民政府網    塔城地區政府網    吐魯番絲綢之路在線    阿勒泰新聞網    烏魯木齊在線    紅山網    今日新疆網    黑龍江新聞網    東北新聞網    沈陽網    青海新聞網    寧夏新聞網    陜西西部網    內蒙古新聞網    銀川新聞網    中國西藏網    新疆網    亞歐外貿中小企業服務平臺    中國喀什網


            版權所有:絲路新觀察網  電話咨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國內地址:新疆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天山區金銀大道200號新聞大廈7樓
            國外地址: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市伊桑諾娃大街172號
            顶级少妇92视频福利福利
              1. <i id="17w7b"><div id="17w7b"></div></i>
                  1. <small id="17w7b"><tr id="17w7b"><cite id="17w7b"></cite></tr></small>
                    <dd id="17w7b"><del id="17w7b"><listing id="17w7b"></listing></del></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