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 id="17w7b"><div id="17w7b"></div></i>
          1. <small id="17w7b"><tr id="17w7b"><cite id="17w7b"></cite></tr></small>
            <dd id="17w7b"><del id="17w7b"><listing id="17w7b"></listing></del></dd>

            專稿 | 剖析在阿富汗的外籍恐怖主義力量

            發布時間: 2021-10-11 16:20:58
            來源:本站原創
            分享到:

            美國在反恐戰爭期間,稱阿富汗為恐怖主義的“安全天堂”。塔利班新政權已正式承諾“確保阿國領土不被任何力量用來威脅相關國家的安全和利益”。但國際社會的要求和期待,是它與各種恐怖主義力量“切割”或“劃清界限”。聯合國、歐盟以及其他一些國家已經明確:把這一點作為承認塔利班新政權的一個先決條件。

            阿富汗恐怖主義力量基本圖景

            活躍在阿富汗的恐怖主義力量數量眾多。阿富汗前政府認定了20多個恐怖主義組織??傮w而言,在阿恐怖主義力量的基本圖景是:來源多樣,構成復雜,各有自己的目標、議程和策略,與阿塔的關系也不盡相同。

            第一,在阿外籍恐怖分子主要來自五個國家和地區。一是中東,如基地組織,以及長期生活在阿富汗的阿拉伯武裝分子?!盎亟M織伊拉克分支”領導人扎卡維、所謂“伊斯蘭國”的創始人巴格達迪等人,都曾在阿富汗生活過。二是俄羅斯,如車臣武裝分子。三是中亞地區,如烏伊運和“安拉戰士”等。四是來自中國的東伊運和東突。五是來自巴基斯坦,其人數最多,占在阿外籍恐怖分子總數的60%左右,主要的組織包括巴塔、虔誠軍、堅格維軍、穆罕默德軍、先知伙伴軍等。

            第二,在阿外籍恐怖主義力量的政治議程不盡相同。表面看,它們的意識形態大體屬于“伊斯蘭主義”范疇。但其具體主張多有差異。呼羅珊分支、堅格維軍、先知伙伴軍等組織有激進的教派主義議程,襲擊什葉派穆斯林是其重要任務之一。在政治綱領和目標方面,則有“超國家議程”和“民族國家議程”之別。

            (1)基地組織和呼羅珊分支等跨國恐怖主義網絡謀求“超國家議程”。其目標是建立全新的世界秩序,即要建立覆蓋整個穆斯林共同體(烏瑪)的“唯一的伊斯蘭國”(哈里發國家),廢除當前伊斯蘭世界多個國家共存的格局。其中,呼羅珊分支比基地組織更激進?;亟M織僅把建立“哈里發國家”作為遠期奮斗目標。而呼羅珊分支所追隨的“伊斯蘭國”則在2014年6月直接宣布建立“哈里發國家”。這是烏伊運等流亡在阿的一批恐怖分子加入呼羅珊分支的關鍵動力:他們意圖借助“伊斯蘭國”及其呼羅珊分支的力量,通過建立無遠弗屆的“哈里發國家”,推翻原籍國政權。

            (2)巴塔和巴基斯坦若干恐怖分子主要追求“民族國家議程”。過去10多年,巴塔的政治綱領是打擊巴基斯坦政府、軍隊及其重大利益目標,廢除巴國現行憲政制度。最近巴塔領導人努爾·瓦里·馬蘇德發表公開講話,提出了新的、實際上可稱為分裂主義的綱領。他宣布,巴塔的目標是奪取巴國境內的普什圖地區,建立獨立的伊斯蘭主義國家。他強調,巴塔只與巴基斯坦政府為敵;只要中國不介入它與巴國政府之間的矛盾,就不會與中國為敵。

            第三,在阿外國恐怖分子與阿塔組織之間的關系模式主要有四類,由親到疏依次為:

            (1)寄生,即加入阿塔,成為其正式或聯系成員。阿塔自誕生不久,其隊伍中就一直有“外籍戰士”,起初主要是巴基斯坦人和阿拉伯人,后來也接納車臣、中亞和中國人。他們與阿塔并肩作戰,為阿塔兩度奪權做出過大小不一的“貢獻”。

            (2)互利合作?;亟M織是典型。塔利班在第一次當政時期,給基地組織提供政治庇護和安全保護,基地組織報以資金和人力支持,設法幫助提升塔利班政權的“道義”形象和宗教地位,改善其孤立的國際處境。本·拉登還直接促成了塔利班與哈卡尼網絡結盟。2002年以后,基地組織與塔利班聯手反美,休戚與共。

            (3)和平共生。比較典型的是巴塔和虔誠軍等巴國恐怖主義力量。巴塔雖和基地組織一樣,奉阿塔埃米爾為其最高領導人,但它堅決反對巴國政府軍隊的政治立場,與阿塔相左。2009年起,阿塔主動疏遠巴塔,但默許其在阿國境內生存發展。有資料顯示,巴國在阿恐怖分子約有6000-6500人,其中多數集合在巴塔麾下。這類外籍恐怖主義力量與阿塔各自獨立,它們得以在阿國存續的前提條件是,不挑戰阿塔的領導權,遵守普什圖社會傳統的“賓客之道”。

            (4)敵對。迄今為止這種關系是例外,而非常態。最典型的是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它自2015年成立以來,公開與阿塔搶奪各種資源和“圣戰”領導權,多次與阿塔激戰。它在2017年遭受美國超級炸彈重創后,一度與阿塔達成?;饏f定。但它始終沒有停止過對阿塔的“道義”譴責。它常用來批評阿塔的修辭包括:阿塔是“巴基斯坦的傀儡”,未能嚴格落實伊斯蘭教法,容許毒品交易等。今年8月15日阿塔入主喀布爾后,它不僅重復上述論調,而且已經發動了多次恐怖主義襲擊,公開挑戰塔利班新政權。

            可見,在阿恐怖分子不是單一的、統一的、固定的團體或組織,而是多元的、構成復雜且多變的非穩態聚合體,與阿塔的關系親疏不一。

            恐怖分子聚首阿富汗兩大成因

            恐怖主義是全球性的政治現象,當代多數國家都有本土恐怖分子,其形態和成因千差萬別。阿富汗的特殊之處是,其領土上聚集了為數眾多的外籍恐怖分子,估計超過一萬人。這些恐怖分子前往阿富汗的具體動機不同,但有兩大關鍵成因相似。

            (1)地緣政治。主要包括兩個環節。一是世界大國及地區大國博弈。在世界政治層面,20世紀80年代美國支持阿富汗抗蘇戰爭,培育了阿富汗與阿拉伯穆斯林的特殊關系網絡,直接促成了基地組織的誕生。21世紀美國發動的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消除了20世紀末塔利班政權與基地組織之間原有的政治分歧,將二者緊密團結在“反美圣戰”大旗下,還加強了塔利班與中東政局及其非政府玩家之間的聯系。在地區政治層面,巴基斯坦與印度之間的敵對,是本·拉登和基地組織能夠重返阿富汗的引擎。沙特阿拉伯與伊朗的對抗,也正在圍繞呼羅珊分支而展開。二是基于自然地理關系所形成的鄰國政治聯動。阿富汗的鄰國在20世紀末開始加強國內反恐行動,直接推動其恐怖主義力量外逃求生。阿富汗是他們的目的地之一。

            (2)政治環境。外籍恐怖分子之所以選擇前往阿富汗,而非其他國家,原因復雜,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阿富汗的現實政治環境。它自20世紀70年代末以來長期戰亂和動蕩,中央政府或有名無實,或監管能力虛弱,政治法律秩序缺位,法外之地眾多,成為各種違法犯罪力量的“完美避風港”。

            外國恐怖主義力量進入阿富汗、或與阿塔建立聯系的基本方式和路徑具體主要有三種:

            第一,外籍恐怖分子為現實政治環境和條件所迫,前往阿富汗“避難”。本·拉登及其基地組織在1996年年初被前東道國蘇丹政府“請離”后前往阿富汗。相關國家的恐怖分子則是為了逃避本國政府打擊而前往阿富汗。

            第二,在阿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力量發生政見分歧或者利益沖突,脫離原有的組織,主動加盟域外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由此成立。2014年7月初,阿籍指揮官阿卜杜·卡西爾·呼羅珊尼和阿卜杜·拉希姆·穆斯林·多斯特與兩名巴塔指揮官一道,公開支持中東的“伊斯蘭國”,于2015年1月正式成立“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先在的分歧和矛盾是他們與阿塔競爭敵對的關鍵原因。

            第三,阿塔反叛期間在海外建立領導中心,由此形成跨國聯系。2002-2020年,阿塔的中央機構和軍事指揮中心主要在阿富汗境外。美國反恐高壓的環境,使阿塔中央難以正常與各戰區及戰地指揮官保持通訊和聯系。隨著戰局和各地兵力實情變化,阿塔先后在巴基斯坦和伊朗建立起五個軍事指揮中心(軍事舒拉)。這些軍事舒拉各有自己的在地聯系。其中,在巴國的白沙瓦舒拉和米蘭夏舒拉與躲藏在當地的外籍恐怖分子有較多聯系。

            反恐主要障礙源自“雙重標準”

            關于塔利班政權能否與恐怖分子真正劃清界限和切割的問題,有必要區分塔利班的反恐意愿和它所擁有的實際能力。即便假定塔利班擁有充分且真誠的反恐意志,其實際能力也將面臨至少三大障礙:

            第一,歷史的慣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其一,普什圖傳統習俗(普什圖法則)的限制。不少外籍恐怖分子躲藏在阿巴邊境部落區。在普什圖傳統習俗中,主人庇護客人是剛性很強的規則,至今依然如此。

            一旦東道主承諾提供庇護,就與賓客結成安全和榮譽共同體;任何第三方對客人的脅迫追擊都等同于對主人的侵犯,主人必會抵抗。保護客人安全被視為直接關乎主人的尊嚴和榮譽,普什圖人為了捍衛尊嚴和榮譽,會不惜代價。這是奧馬爾在2001年堅決不交出本·拉登的一個重要原因。

            其二,既有的關系結構(交情)。在阿外籍武裝分子數量眾多,背景復雜,其中不少人曾與阿塔并肩作戰。阿塔或許可以應相關國家要求,打擊呼羅珊分支和巴塔等力量,但不大可能“一刀切”,同等對待所有外籍恐怖分子。

            第二,塔利班內部的分歧。在如何對待外籍武裝分子的問題上,塔利班內部始終有意見分歧。20世紀末塔利班曾陷入“本·拉登危機”,當時其內部高層在如何對待本·拉登的問題上,與奧馬爾意見相左。2015年以來,呼羅珊分支也引發了塔利班內部的矛盾和緊張關系。實際上,過去10多年,塔利班幾大軍事舒拉背后各有金主。金主們的利益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塔利班各派系對外國武裝力量的態度。這種影響力在未來一段時間還將持續。

            第三,復雜的國際政治斗爭。迄今國際社會還沒有公認的關于“恐怖主義”的定義。雙重標準始終存在。在國家間政治中,一國的恐怖主義力量常被另一國當作“自由戰士”或“人權斗士”,甚至當作戰略工具或代理人。

            印度與巴基斯坦的敵對、伊朗與沙特阿拉伯的角力,以及正在和即將出現的其他國家間對抗,都可能使在阿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力量成為代理人。

            比如美國國務院2019年《國別恐怖主義報告》認定了60多個恐怖主義組織,其中就不包括俄羅斯和中國的恐怖主義組織。這意味著他們將得到相關國家的支持,用來攻擊戰略對手及其在阿建設項目和利益目標。呼羅珊分支、巴塔、東突和東伊運等恐怖分子,都可能成為相關國家的代理人。這種由大國博弈所滋養的恐怖主義問題,實際已超出任何阿富汗政權的掌控和治理能力。它是塔利班反恐政策實踐的最大障礙,也是地區安全面臨的重大威脅。

            相關標簽:

            友情鏈接: 哈通社    卡巴社    阿新社    中駐吉經參    中駐哈經參    中駐烏經參    中駐土經參    中駐塔經參    中駐阿經參    中駐格經參    中駐亞經參    哈大使館    吉大使館    烏大使館    土大使館    中亞科技服務站
            天津在線    天山網    亞心網    亞歐網    每日甘肅網    霍爾果斯政務網    霍爾果斯新聞網    伊犁新聞網    伊犁綠河谷    塔城新聞網    伊寧市政府網    烏蘇市人民政府網    塔城地區政府網    吐魯番絲綢之路在線    阿勒泰新聞網    烏魯木齊在線    紅山網    今日新疆網    黑龍江新聞網    東北新聞網    沈陽網    青海新聞網    寧夏新聞網    陜西西部網    內蒙古新聞網    銀川新聞網    中國西藏網    新疆網    亞歐外貿中小企業服務平臺    中國喀什網


            版權所有:絲路新觀察網  電話咨詢:+996 312 374609    +8609916123969
            Все права защищены: Сайт новое наблюдение шелкового пути  Телефон: +996 312 374609
            國內地址:新疆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天山區金銀大道200號新聞大廈7樓
            國外地址: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市伊桑諾娃大街172號
            顶级少妇92视频福利福利
              1. <i id="17w7b"><div id="17w7b"></div></i>
                  1. <small id="17w7b"><tr id="17w7b"><cite id="17w7b"></cite></tr></small>
                    <dd id="17w7b"><del id="17w7b"><listing id="17w7b"></listing></del></dd>